• <th id="zp4r9"></th>

  • <dd id="zp4r9"><center id="zp4r9"></center></dd>
    您當前的位置:延吉新聞網 > 新聞中心 > 娛樂新聞 > 正文

    王硯輝:人不能活在虛名中

    2021-07-08  標簽: 來源:中國新聞網
      主演電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,坦承中國式父親比母親還細膩;自認是個不夠自信的人

      王硯輝 人不能活在虛名中

      坐在記者面前的王硯輝,突然冒出一句,“我不想演了”,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。

      就在說出這話的前幾秒,記者剛給他念了社交媒體上的一句評論,“像王硯輝這種演員,戲還是太少了。”給出這樣的一句反應,似乎不是毫無征兆,因為他對表演這件事,有了更深刻的認識。“我不是說不想演戲,不愛演戲,只是現在的我需要找到一種沉淀,要把好的作品給觀眾看,作品要好,要精!”

      坦率地講,就連王硯輝自己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現今的狀態。

      電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的父親肖大明,似乎是他頭一次擔綱電影主角。其實,他比任何人都擔心自己演不好某一個角色:“最近越來越想演點兒有煙火氣的角色。”他聳聳肩,“反正我就隨心走了,不被別的東西左右,也不再處于可以被某些東西裹挾的那種狀態了。”

      A 中國式父親,也有我老爸的影子

      曾經他是影迷“又愛又恨”的反派標桿,如今,在電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他卻一反常態,出演了一位為孩子無私奉獻的父親。

      一切有關于王硯輝的改變,都要從他當了父親說起。有了孩子后,他說自己變得柔軟了。這份心態的轉變,無論對他的日常生活,還是對角色的詮釋,都有了潛移默化的影響。

      這幾年,他幾乎把演藝圈里各式各樣的父親演了個遍:電影《無名之輩》中,他以身負巨債卻拒絕跑路的父親高明一角,給觀眾留下深刻印象;2020年,他在電影《風平浪靜》中與章宇一同上演父子間的命運糾葛;同年,文藝劇情片《我是監護人》里,他又詮釋了一個異鄉漂泊女孩的父親形象,還有電影《我和我的祖國》里張子楓的爹,電視劇《小歡喜》中的區長父親季勝利,以及即將播出的電視劇《親愛的爸媽》……這些角色讓他成了典型的“中國式父親”。“我真的是喜歡,這個階段特別想演那種煙火氣,偏老百姓、生活流的角色。至于要怎么讓表演炸裂、奔向神級的那些東西,我已經不想了。”

      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的肖大明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,他身上有著中國傳統父親的無私奉獻精神,也有對孩子無法表達情感的“笨拙”。“肖大明,就是我所認為的父親應該有的樣子,表面上粗線條,其實內心比母親還細膩。”王硯輝說,表演時會把自己當老爸的感覺融入其中:“也會想起我的老爸。當了父親后,才知道我爸有多愛我。我印象特別深,都上大學了,有時我和父親出去逛街、買菜,他還會拉著我的手,我那時也沒什么感覺?,F在我兒子14歲了,個兒也挺高的,每次去哪兒我也會想要拉著他,這大概就是一種難以言說的愛與關心吧。”

      B 劇團的“老好人”成了壞蛋專業戶

      王硯輝有著一張“沉穩”的臉,一雙圓目,帶著慈祥??梢坏┭萜鸱磁?,又變得邪惡銳利。用觀眾的話說,這張臉配上他的演技“好到讓人臉盲”。

      就像大眾給了他一個“壞蛋專業戶”的標簽,讓王硯輝總覺得莫名其妙。電影《烈日灼心》中,一個沒有名字,只出現了短短三分鐘的角色,卻成為整部電影最大的亮點之一。這次機緣巧合,只是因為導演曹保平找來演殺人犯的演員臨時缺陣,王硯輝被拉到劇組準備了一個下午,幾幀畫面的客串成就了經典。

      以前的他,怎么也想不到,在電影里扮演殺人犯會被觀眾懷疑是真人錄制,要求警察“徹查”。那之后,“王硯輝招供”“周星馳苦笑”“侯勇懺悔”被一起選作表演教學范本。

      對此,他感嘆著,原來自己的能量可以那么大,“我從來都不覺得自己可以演壞人,既然能演那么好,那肯定還有更大的發展空間。”他嘀咕著:“真的,我的性格、形象,以前在話劇團基本都演好人,怎么就成‘壞蛋專業戶’了。我那個時候就暗下決心,以后就算演好人,可能也會有更好的表現。”

      但之后的很多年,王硯輝似乎仍停留在“被認識”的階段。

      他贊同自己仍處于一種表演的進階階段,完成由反派到慈父的華麗轉身:“現在是爸爸專業戶,哪天可能就成了司機專業戶,如今就很想演茫茫人海中的那些人。”

      被問到如果讓他重新再回去演反派會如何調整,“現在,我就是盡量挖掘人物的多面性,不管好人壞人,都有很多面,不要隨便定義他人的個性,其實很多經典的反派都有動因,所以準備角色我會盡量讓它更豐滿,多面性一點兒。如果把反派內心的真實想法、把他柔軟的一面塑造出來,會更有魅力、更鮮活,更讓人共情。”王硯輝說。

      C 表演之外我是昆明小演員、老百姓

      或許誰也想不到,剛接戲那會兒,王硯輝一聽是要和某個明星合作,也會激動得不行。他自視就是個昆明的小演員,能有戲就不錯了。

      年輕時,不安于更輕松穩定的生活,“1994年,我到北京電影學院去上學,特別忐忑,年輕、沒主見。但當我爸問我想好了沒?我很堅定地告訴他,你讓我出去看一下,自己到底是幾斤幾兩。如果都沒上擂臺比試一下就認輸,會讓我很遺憾的。出去了,被淘汰了,就好好回家,老老實實生活。”

      “想出去看一下”,給王硯輝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恐懼感,他現在都記得從昆明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車到北京時的心慌,“北京太神秘、太復雜了,我一定要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就是一種沖動。不過,在這里待時間久了會躁,有角色就‘北漂’一下,沒有就回云南,找我的煙火氣。”

      除了作品,公眾幾乎接觸不到他,不上綜藝、不炒作、不留戀曝光。“我的觀點是演戲的時候你是演員,平時你就是老百姓。拍攝現場我也會較真,但這種較真是有原則性的。包括和曹保平導演合作時,他到現場也會說‘你們看怎么演’,有時,他聽完會說,‘我覺得硯輝這個想法挺好,咱們按這個來創作一條’。”在王硯輝看來,演員是表演過程中最基礎、質樸的一環:“別把自己看得太高,一部戲光一個人好不行,只靠一個足球運動員是拿不了世界杯的,要靠整個球隊共同拼搏。大家創作都純粹一點兒,就會很快樂。”

      對話

      我和肖大明比還差一點兒

      新京報:想不想成為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肖大明那樣的老爸?

      王硯輝:(我和他)有相似。但我覺得我做得還不夠,我比他還差一點兒,但會繼續努力。

      新京報:你曾說有了孩子后很想演父親,現如今各式各樣的父親都演過了,會膩嗎?

      王硯輝:不會,而且表演的很多片刻,我特別懷念我的父親,我能回憶起他對我的那種愛,是男人之間的那種深沉,他和我都不知道怎么表達給彼此。

      可能現在的年輕人不知道,也覺得無所謂,但這份感情一旦失去才知道它的重要性,沒有的時候你才知道父親是怎樣一個人,他可能不像媽媽那么嘮嘮叨叨,但他內心一點一滴都在乎著你,不管你再大他都拉著你的手,就像我有了兒子,我覺得他再大也不敢完全放手。

      新京報:如何看待現在的年輕演員?

      王硯輝:比如張宥浩(電影《了不起的老爸》中飾演肖爾東),他是很有潛質的,假以時日,不光是演戲上,包括人生閱歷方面再磨礪積累,會有所成就。

      但現在有些年輕演員,我也是看不懂。對表演,你可以說不知道,沒有八面玲瓏的人,可以支支吾吾,磕磕巴巴,但千萬別有了一點點成績就認為懂行了,就天下無敵了。這個時代真的要感恩電影,用謙卑的心態去真誠做戲,因為現在你有了機會,努努力,是能夠創造出經典角色的。

      我是個不自信的人

      新京報:你會看自己的作品嗎?

      王硯輝:我會(看),也不會。因為看(自己的作品)還是會緊張。但現在慢慢地我比原來的那個我更自信了,表演完心里有底了,耕耘肯定是有結果的,大家的反饋也不會太差。

      新京報:你不是一個很自信的人嗎?

      王硯輝:可以說我是個非常不自信的人。即使到現在,有些時候我也會膽怯。就像我之前跟周迅說的,一個角色擺在我面前時,真是如履薄冰,生怕演不好。也不是壓力大,就是會緊張自己的表現。但我覺得不自信對于一個演員來說是好事,因為你總覺得自己還是不行、還不夠好,在各個方面就會更加努力一些,更能鞭策自己。

      新京報:這一路你算一帆風順嗎?

      王硯輝:算是吧,已經很順了。中國還有很多很好的演員,有些人能力很強卻拍不上戲,有些人跑著龍套就差一個機會。所以我已經是很幸運,很有福氣的了,要始終保持感恩的心。

      新京報:捧殺會讓你覺得惶恐嗎?

      王硯輝:我聽完就一種感覺——“我是什么”?可能會自我陶醉一分鐘,或是思考一分鐘,然后就放在一邊了,該買菜買菜,該修車修車。那只是別人的過譽,人不能活在這些虛名里。

      創作就是一次尋找

      新京報:你的表演基本法則是什么?

      王硯輝:相信這個角色,每一種行為、每一個動作,都要相信是這個人物必須要去做的。創作過程就是一次尋找,就像一棵樹的種子一樣,你要找到這粒種子,再慢慢地讓它生根、發芽,枝繁葉茂?,F在我就是需要休息、放松,從生活中汲取更多的養分。

      新京報:演戲有沒有哪個瞬間會讓你覺得疲憊?

      王硯輝:還是累的,就如肖大明,他是一個體力和腦力都需要高度緊張、高度集中的角色,到現在為止,很多人問我有沒有想演的角色,我說沒有。有時候遇到就是有了,沒有就好好把握生活,沉淀自己。

      新京報:所以你認為演員要把戲演好,必須要沉浸到生活里,去積累、找尋素材?

      王硯輝:這是當然,各行各業,各個領域都要關注、接觸。大多數角色都是從普通百姓衍生出來的,要有煙火氣,是要真的去聞聞,你才知道這個菜香不香,然后再琢磨怎么做。

      財富要那么多干嗎

      新京報:為什么不參加綜藝節目?

      王硯輝:不是很會。我分析過,上綜藝是真的要把觀眾逗樂,把氣氛調節好,那是門本事。每個行當有每個行當的強項,你讓我去做那些,我做不好怎么辦?比如讓我去采訪,拿起話筒我都不知道問別人什么。

      新京報:能否接受在節目中表演命題作文?

      王硯輝:演員對表演要尊重,如果為了炒作,上節目讓我秀秀怎么一下就哭出來,那是干嗎?表演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情,大師演戲的時候,現場一點兒聲音都不能有,因為怕影響演員情緒。像丹尼爾·戴·劉易斯這樣的演員,很多戲要做足心理建設,需要保護演員內心的純粹。演員需要敬畏自己的事業,而不是拿它來證明什么。

      新京報:但上綜藝很容易上熱搜,做直播也容易被曝光。

      王硯輝:一個演員,老關心熱搜干嗎?可能人都是需要為自己謀劃一些東西,比如曝光更多、成流量了,就有大導名導來找我拍戲。如果導演只是通過曝光這些虛的東西來找演員,那這個導演水平也不怎么高。演員應該回歸表演本身,總是想著代言、直播,財富要那么多干嗎?夠用不就行了。

      采寫/新京報記者 周慧曉婉

    【責編 付亞男】
    微信 掃一掃 關注《延吉新聞網》公眾號
    延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
    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延吉新聞網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視頻,版權均屬延吉新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。

    已經被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“來源:延吉新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
    更多活動新時代文明實踐

    10000部18以下禁拍拍视频,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,亚洲人成网线在线VA播放,两熟妇玩双飞真舒服